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他只放下望远镜.注视着那座山 传奇私服侠客大极品

        它看君临天下轻变传奇起来面积很小。屋顶像一个钝了的圆锥体;它就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。墙上有一个椭圆形的开口,可能是一扇门,但不见窗子。他只放下望远镜.注视着那座山。太约四五英里远。汽油还可以支持这段距离,即使不行,最后几英里他可以步行回去。一座房子孤零零地坐落在这种地方,真是件怪事。他走了这么远还不曾见过有生命活动的迹象,除了那十六个长着老鼠脸的小东西;也不曾见过任何的人工结构,除了八个栖息在各自摇篮里的乳白玻璃装置。他发动了小货车。十分钟后,到达了房子前面。他下了车.把猎枪放在身后。道泽跃下地,气势汹汹,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。

        怎么啦,伙计?丹纳间。道泽又吠了一声。房子静静地矗立着,似乎已经荒废了。墙砌得很随便,粗糙的砖石毫无讲究地堆砌在一起,易剥落的、泥浆似的物质取代了灰泥。屋顶是用草皮做的,这一点很奇怪,因为在这片宽广的沙漠里并没有类似草皮的东西存在。尽管那一块块的草皮都铺得严丝合缝,但它看起来更像是被沙漠里的烈日烤干的土块。房子本身没有任何特色,它没有任何装饰,似乎不想弱化它作为单纯庇护所的作用。从它的建筑水平来看,有可能是某个牧羊人建造的。看起来也有不少年头了。再加上这种气候,它上面的石头已经风化剥落了。丹纳把猎枪夹在腋下,向房子走去。来到门外,他向里面张望,漆黑一片,静悄悄的。他回头看见道泽爬到了货车底下。窥视着外面的动静。你呆在这儿,别跑开。丹纳端起猎枪,穿过门,进入黑暗之中。他站了好长一会儿。让眼睛适应这种黑暗。终于,他看清自己所处的这个房间,它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粗陋。一面墙边摆着一张石头长凳,另一面墙上凿着一个奇怪的壁龛。角落里有一个破旧不堪的木制家具,丹纳也说不上它是什么。一个破旧荒废的地方,应该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。或许很久以前这里住着一个牧羊人,那时这片沙漠还是水草肥美的平原。还有一扇通往另一个房间的门。他刚跨进去就隐豹听到了从远方传来的爆炸音或其他什么声音——大雨倾盆而泻的声音!